驻马店融媒宣传下载
您当前所在位置:驻马店广视网>热点> 正文
分 享 至 手 机

天 路 筑 梦

时间:2019-08-02 15:42:32|来源:眼豫天中|点击量:25999

题记:谨以此文纪念为修筑天山公路而付出青春和热血的确山籍800余名天路老兵群体!感谢刘海群、朱松雄、陈邦贤等天山老兵提供相关文字资料和照片!

天 路 筑 梦

天 路 筑 梦

天 路 筑 梦

1974年4月,军委工程兵第四工区从湖北宜昌移防新疆,担负天山公路施工任务,投入兵力13000人。1983年9月,天山公路建成通车。十年间,筑路官兵战冰雪?#36153;?#23506;,纵穿巴音布鲁克草原,翻越四座冰达坂,跨过五条主河流,打风钻、挖隧道,爬峭壁、架桥?#28023;?#24314;涵洞、铺路面,修筑防雪走廊,靠一锹一镐、用血肉之躯矗立起中国公路史上的精神丰碑,创造了以“信仰坚定、纪律严明、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奉献”为内容的“天山精神”和“昆仑精神”。这13000名筑路英雄,有800余人来自革命老区确山,原00122部队三营七连连长李群柱就是?#28210;?#30340;杰出代表。

英雄,是时代的?#30830;妗?#27665;族的脊?#28023;?#22825;山,是800多名确山籍筑路老兵报国洒热血、铸就“天山精神”的土壤。金戈铁马昨日风,“八一”前夕,记者走近确山籍天山公路筑路老兵群体,倾听天路老兵三十多年前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。

李群柱1951年生,1969年10月入伍,?#32676;?#20219;战士、排长、连长等职务,1985年转业至市交警大?#21360;?#22240;患肝病、矽肺病,病逝于2004年6月25日。

当兵修路,转业地方当交警,他的?#26494;?#22312;常?#25628;?#20013;如此平凡,在熟悉他的战友眼中?#20174;?#22914;此伟大。他的故事值?#26790;?#20204;倾听。

天 路 筑 梦

李群柱(左一)和部队首长和工程技术人员在天山公路隧道施工现场。

李群柱当兵15年,跟大山和公路结?#25285;群?#21442;加过湖北莲沱公路、天山公路、昆仑山和布公路工程建设,多?#20301;?#24471;营、团、师级奖励,所在排和个人荣立三等功,部队把他从一名普通战士培养成带兵的连长。

在李群柱重病期间,各地的战友们来看望他,最多的聊天话题还是三十多年前在新疆当兵修路的陈年旧事。“每次聊起在天山、昆仑山筑路的那些事,他就来了兴致,好像病痛都消失了。”2004年,听?#36947;?#32676;柱生病住?#28023;?#36828;在湖北的老战友朱松雄赶来探望,两人有过深入的交谈。躺在病床上的李群柱坦言:“这辈子当兵、?#23665;?#35686;,做过最危险、最苦、最累的活就是在‘老虎口’打‘飞线’,差点把命搭在天山上。都说‘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’,这话?#24739;伲?#25105;们不知道在鬼门关走过多少回,最后总算安全回到故乡了。?#24247;?#22812;深人静,我总会想起长眠在天山的连长、指导员和战友们,和他们相比,我知足了。”

1979年春天,朱松雄结识李群柱的时候,李群柱已经是七连连长。“那时候他刚三十岁出头,中等个儿,年龄?#20219;?#22823;七八岁,由于常年在雪域高原施工,皮肤粗糙、黝黑?#36127;歟?#39079;骨微凸、眼睛深邃。”

徐国营跟李群柱是从确山一同入伍的老乡,他介绍,1975年,在当兵的第五个年头,李群柱已经被提拔为副排长。当时,部队驻扎在天山北麓一个叫将军庙的地方,从北向南修筑天山公路,三营驻扎地是一个一线天的峡谷,一边是近乎垂直的悬崖峭壁,一边是深?#24739;?#24213;的奎屯河,连队的?#36893;?#23601;搭在悬崖边。

春节刚过,天山?#24266;?#20912;封雪裹,?#29228;?#21484;开了施工动员大会,并对各营连分配了施工任务。团长把天山公路51公里处近2000?#20303;?#26045;工难度最大的“飞线”段交给了三营;营长?#32844;?#31532;一个1500米的“飞线”段交给了李群柱所在的七连,并要求利用6个月时间打通。“飞线”就是测绘人员无法涉足,只能用虚线标注在图纸上的路基,由于山势陡峭险峻,开挖量大,只能凿成虎口状的作业面。

军令如山,李群柱代表班排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决心书,表示豁出性命也要把任务完成。天刚蒙蒙亮,?#36893;?#22260;起的四合小院静?#37027;?#30340;。?#31859;?#26089;饭前,李群柱和连队干部一起爬上了一处台?#36164;?#30340;陡坡,查看将要施工的地?#21361;?#30524;前的情形不由得让他们吃了一惊:山崖怪石倒挂,鬼斧神工,地形极其险要,难怪当地人给他起了个形象的名称“老虎口”。

面?#28304;?#31435;在眼前的峭壁,连队骨干们掂量着工程量,简单测算,至少需要进行4次大爆破,每次大爆破必须先打出作业面,然后在作业面上打出五六个导洞。大爆破后,要清除?#36132;?#31435;方米的石渣,来回三四个循?#20961;?#33021;看出公路的雏形。如果一个过程拖延了时间,整个任务就会失败。

开弓没?#35874;?#22836;箭,面对艰巨的工程任务,李群柱和战士们清楚,这注定是一场恶仗。

阳春三月,内地已是桃李芬芳,而天山依旧寒冷异常,?#22374;?#30340;山风把悬崖上的石头吹得吱吱作响。李群柱和筑路勇士们手拉手爬到悬崖顶部,抡锤打钎,打了5个固定桩,艰难地开凿了一条人行栈道。然后,勇士?#21069;?#23612;龙绳缠绕在固定钢钎上,把人和风钻吊下几十米的山谷中,在悬崖峭壁之上打炮眼。那种阵势,每个施工战?#20811;?#38388;成了杂耍演员,在悬崖上荡来荡去。

天 路 筑 梦

李群柱在天山冰达坂工地

那时的李群柱才二十三四岁,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喷射着战士的激情和活力,每一滴?#24618;?#37117;?#23665;?#30528;青春的能量。每次上工地,他总是先检查战士的安全装?#31119;?#28982;后第一个系好安全绳,?#25104;?#39118;管、风钻,俯身吊下悬崖开始工作。别的战士打一个炮眼,他能打完两个。

连队战士们都?#25285;?#19968;排副排长李群柱是个“拼命三郎”。第一场突击战,他就得到营里嘉奖。小型爆破后,炸出一个个作业面,李群柱带领战士们像?#24050;?#25856;石一样,背着炸药和工具,一步一步地攀到作业面上,走在?#29031;?#24320;的便道上,手指要牢牢地抠住岩石,俯瞰脚下深?#24739;?#24213;的峡谷,稍微不慎,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回来。

打导?#35789;?#20844;路施工中最艰苦的活,由于施工作业面在悬崖上,可利用的空间非常狭小、导洞?#26412;?#19981;到一米,施工战士站着抬不起头,跪着又用不上劲,有力使不上。李群柱干脆仰躺着,双手抱着风钻,用一只脚蹬着风钻支架。风钻一开,震动得全身发麻,高压风吹起石渣粉尘,呛得眼睛都睁不开,三层防尘口罩都隔不住?#39029;荊?#26045;工的战士背部常常被锋利的碎石划破,汗水和血渍把?#36335;?#40655;在脊?#25104;稀?/p>

1976年上半年已经过去了,连队施工筑路大战犹酣,虽然过程困难,但天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筑路勇士们前进的脚步!开山的炮声接连不断,山谷被震得瑟瑟发抖,在李群柱等筑路勇士面前,所有困难都被甩进波涛汹涌的奎屯河了。

然而,无法预料的事情突然发生了。1976年7月15日中午,李群柱刚走下工地,还没来得及掸去身上的?#39029;荊?#21482;听得外边有人高喊“塌方了”“塌方了”。抬眼望去,?#24739;?#21018;离开的工地被塌方卷起的尘烟笼罩着,什么都看不清。李群柱和刚走下工地的战友往工地上跑。连长杨晓海、指导员李善国?#24739;?#20102;,推土机和两名机械手?#24739;?#20102;,通讯员和卫生员也?#24739;?#20102;!

一排长王春德连忙组织战士们开始紧?#26412;?#25588;。可是,山坡上不时往下掉石头,李群柱和战友?#23789;?#20840;顾不得这些,大声呼喊着连长、指导员的名字,用手扒开一层层石头,双手鲜血直流,却视而?#24739;?#32422;过去了两小时,李群柱和一个叫王二占的河北兵把夹在大石头缝里的卫生?#26412;?#20102;出来,连长和其他五位战友的躯体被埋在数万立方米的巨石下面。

那?#38382;?#38388;,炊事班?#30475;伟?#19968;桶饭菜送到工地上,挑回去半桶,以此祭奠牺牲的烈士。危难时刻,?#29228;?#21629;令一排长王春德临危受命,接任连长职务,处理烈士的后事,接着完成未完成的筑路事业。三年后,李群柱接任七连连长职务,带领全连战友完成了老连长未竟的事业。由于在“老虎口”打“飞线”中的突出表现,七连被交通部授予“拖不垮砸不烂的英雄连队”。时任连长王春德作为修筑天山公路的英模,代表英雄的七连战士在全国?#19981;?#20316;报告。

如今,在新疆天山乔尔玛革命烈士陵园,七连五位烈士的英名被永远地雕刻在纪念碑上。

天 路 筑 梦

1978年,李群柱所在的七连接受上级的命令,作为先头突击连,从公路北段撤下来,开赴南疆库车县境内的天山深处,在海拔3800米高的铁力买提冰达坂上担?#26680;?#36947;切口任务。这条隧道全长1987米,是整个天山公路上的第三条隧道,也是当时我国海拔最高、里程最长、施工难度最大的高山公路隧道。

隧道口定在悬崖壁上,连队?#36893;?#27839;着进场便道扎在山崖下面。跟李群柱同年入伍的确山老兵刘海群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自豪地?#25285;?ldquo;那时候,我们天山上的工程兵,把人间所有的苦都吃尽了!”

天 路 筑 梦

“当时,隧道施工机械化程度低,全靠人工作?#25285;?#21713;炮、塌方等意外经常发生,随时可能吞噬战士的生命,每个战士?#21152;?#19982;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。”刘海群?#25285;?ldquo;天山公路是造就英模群体的沃土,每一个人的背后?#21152;?#19968;段感人的故事。”

“六月天山雪,无花只有寒。”新疆的气候一般是十月下雪,三月化?#22330;?#32780;部?#29992;?#24180;三月底四月初,就要上山施工,一直干到十?#36335;藎?#26045;工部队战士终年棉衣不离身,新鲜蔬菜供应更是十分困?#36873;?#33821;卜、白菜、土豆“老三样”拉上山成了冰疙瘩,压缩脱水的干菜和罐头吃得人人倒胃口。因为天山上海拔两三千米,气压?#36824;唬?#27700;烧不开。馒头蒸不熟,黏手,冷却下来像石头一样硬,大?#39029;?#20043;为“旱獭馒”。一个星期吃一次米饭,可煮出来的都是夹生饭。中午在山上不回驻地,就?#26376;?#22836;干,就咸?#32781;?#27809;有水?#26579;?#21507;雪。

长期在这种恶劣的生活条件下,许多官兵因高原?#20174;Α?#33829;养不良而导致手指脚趾指?#35013;?#38519;,朝外翻起,患上?#25628;现?#30340;高山病、雪盲症、关节?#20303;?#31964;烂性胃炎等疾病。已是副连长的李群柱想办法调剂连队伙?#24120;?#27809;有新鲜蔬?#32781;?#23601;生豆芽、磨豆腐,还经常让下山的后勤人员买来麦乳精和白糖为战士们补充营养。后来部队发放补充维生素的药,每人每天一颗,每月一瓶,情况才有所改善。

七连的老兵,三十多年后只要回忆起天山挖隧道的事,都会?#36947;?#32676;柱当连长爱兵、心疼兵,既是一连之长,又像一位兄长。别?#27492;?#35782;字不多,但把每个战士的成长进?#20581;?#23478;庭困?#36873;?#23130;姻大事,都一一记在了心里。

天山深处,四面环山。战士们进山施工,就与?#26639;?#32477;。收音机没信号,更没有电视看。最开心的事,就是看?#26007;?#20146;人的来信。?#36824;?#26159;谁的信,只要是信,大家?#35760;?#30528;看。特别是已婚老兵的老婆来信,人人?#35760;?#30528;?#33267;骺矗?#30475;看信上有什么?#37027;?#35805;,这也成了当时业余生活的一种乐趣。大?#19968;?#30456;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从信中感受着家人的问候、亲人的鼓励、爱人的眷恋。

1979年,朱松雄在三机连二排当排长,负责空压机站和隧道出渣的轨道电瓶?#25285;?#36825;两项工作是直接配合李群柱的七连隧道掘进的,因此和李群柱有了更多了解,并建立?#26494;?#21402;的战友情谊。

“我们?#36127;?#27599;天都在隧道工地见面,每次见他都?#23789;反?#23433;全帽,脚上穿着高筒水靴。那次,他笑?#21595;?#22320;从口袋里掏出三毛五分钱一包的红山牌香烟,给我一支,他自己一支,然后边划火柴边拍着我的肩膀叮嘱:空压站的气千万不能出问题,七连马上要开始打风钻了。要尽快向掌子面延长轱辘马轨道,准备出渣。”隧道口就是七连营房,半夜里走出隧道,李群柱会拉着朱松雄到他的宿舍抿两口驱寒的小酒。

天 路 筑 梦

天 路 筑 梦

朱松雄和妻子在天山举行了简单的婚礼

当得知朱松雄还没?#19994;?#23545;象时,李群柱就让自己的妻子在河南老家为他寻觅合适的人选。没想到,事情还真成了。1982年?#27169;?#26417;松雄回湖北探?#36164;?#36335;过驻马店,特意和女方见了面,确立了恋爱关系。第二年夏天,李群柱的妻子带着她一起来到了天山,在部队驻扎的铁力买提冰达坂的工地上办理了结婚喜事。

随着天山公路工程接近尾声,七连担负的隧道掘进正在加紧突击,一场罕见的暴风雪突然而至,把天山搅得浑浊不堪。狂风夹着大雪一连几天不停,然而七连施工?#27492;?#27627;没有懈怠。李群柱每天熬在隧?#35272;錚?#29190;破、出渣一如既往地进行着。隧道外边冰封雪裹,隧道内火热施工,如火如荼。当每个工序循环顺利进行,李群柱就像指挥一场突围战斗取得了胜利一样,显得特别兴奋。

李群柱把全部心血倾注到了修筑天山公路上,却极少顾及家中的双亲和老婆、孩子,一年仅有的一个月假期,经常会被部队“?#23633;?#20107;速回”的电报提前召回部?#21360;?/p>

有一次,妻子来队探亲,提前给他发了电报,让他做?#23186;?#31449;的准备。李群柱收到后就把电报压在了枕头下,随后便忙着指挥连队处置施工中遇到的塌方问题,竟把妻子来部?#26377;?#35201;接站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。家属带着孩子千里迢迢从内地来到了乌鲁?#37202;耄?#26395;眼欲穿却?#24739;?#25509;站的人,无?#21361;?#22905;只好自己带着孩?#21360;?#32972;着行李找旅馆,并买了去库车的车票。来到库车后,她又搭乘部队下山拉水泥的卡?#25285;?#25671;摇?#20301;?50公里才摸到李群柱所在的施工驻地。她娘俩窝了一肚子的火,准备见面好?#23186;萄道?#32676;柱一番。

她们到连队时,却见李群柱穿着一身沾满泥水的棉衣,正站在队伍面前给战士训话呢。不知道?#26725;?#35780;还是?#24247;?#24037;作,李群柱的话语一声高过一声,队伍中的战士鸦?#32925;?#22768;。当他突然发现孩子和老婆就站在队伍后边时,声音从高八度一下子降到低八度,竟一时愣在了战士面前。妻子看着一个个身穿破旧棉衣的战士和又黑又瘦的丈夫,到嘴边的抱怨化作无声的泪水,模糊了双眼。

天 路 筑 梦

天 路 筑 梦

李群柱和筑路的战士们

1983年冬,征战十年的天山公路竣工了。部队告别雪域天山,沿着塔里木盆地边?#25285;?#21335;下和田,?#36744;?#26118;仑山深处,开始新的筑路征程——修筑一条和田通往昆仑山深处布雅的公路。朱松雄作为配合七连施工的三机连的一员,随?#29228;?#32676;柱的先头连队一同出发。

10月的昆仑,风?#36225;致?#23506;冷异常,搬家的车队在沙漠里颠簸了四天,蹚过最后一个沙丘,钻进了玉龙喀什河谷,傍晚到了一个叫“69公里”的地?#20581;?/p>

李群柱提着马灯指挥战士搭?#36893;瘛?#19968;阵狂风吹来,差点把刚搭起的?#36893;?#21561;走,他抖了抖脖子里的沙尘,带着战士继续抡锤打钎固定?#36893;瘛?#21518;半夜,峡?#22756;?#38745;得出奇,耳边只有一阵阵夜风的声音。

“天山修路那会儿,天天盼着公路修通,盼着能下山,能住个有山有水有人家的地方,可眼前的昆仑山,一年四季飞沙走石、寸草不生,比天山更高、更冷。?#23830;?#30340;?#19968;?#28014;?#20102;?#22320;搬家,四处飘?#30679;?#36275;有三四十厘米深,一脚踩下去,就像猜?#20132;?#38634;上。” 曾经担任团工程股股长的?#21592;?#20070;介绍,“69公里”是筑路部队给这个地方起的称呼,再往前就是“飞线”区域,筑路部队?#26469;?#36827;入昆仑山后,这个地段阻挡着进不去,只有尽快打通“飞线”,后续的大部队才能进入施工现场。

昆仑山和布公路上的第一个硬?#23789;?#23601;这样摆在了李群柱的面前。团部要求李群柱快速?#24067;摇?#24555;速开工,为大部队打通“飞线”路?#21361;?#20445;障大部队顺利通过。

那段山地地理结构复杂,岩石风化。沙土松软,上面岩石倒挂,下面是松软的流?#24120;?#35201;造出路基很困?#36873;?#26446;群柱和战士们打趣?#25285;?ldquo;我们啃石头,怕软不怕硬,遇到硬的有钢?#35272;?#40831;,遇到软的却无法下口。” 老兵遇到新问题,为解决难题,李群柱带领班排骨干?#36744;?#22320;?#21361;?#27979;量计算,确定施工方?#28014;?#32463;过仔细研究?#27835;?#35770;证,李群柱和连队技术员提出施工方?#31119;?#39640;处放大炮,低处放小炮,流?#36710;?#27573;不?#25490;冢?#20808;上后下,爆破采用先两端后?#23633;?#30340;顺序进?#23567;?#26368;终,这个方案得到了?#29228;?#24037;程股技术人员的采纳。于是,玉龙喀什河边,?#20102;?#21315;年的昆仑峡谷响起了隆隆炮声。

天 路 筑 梦

夏季来临,为了?#35270;?#26118;仑山白天炎热的天气,李群柱和战士们都把头发剃光,把军裤剪成了短裤来穿。可是,总有解决不完的问题等待着他。就在施工进入白热化的关口,一场山洪把刚修出的便道冲?#26790;抻拔?#36394;,山下送水的车上不来,连队断水了。

没水咋成?施工战士个个像泥猴,嗓子干得?#25226;蹋?#19977;天不吃饭可以活,三天不?#20154;?#20934;得渴死。望着悬崖下波涛汹涌的玉龙喀什河,李群柱有了主意。他带着几个战士,?#25104;?#23612;龙绳和塑料壶,往河边走去。他要下涧汲水。一百多米的山涧,借着保险绳往下探,他和战士们就像蚂蚁一样?#20197;?#20445;险绳上,空桶传下去,清水传上来。当清水送到面前,口渴至极的战士们欢呼雀跃,李群柱也跟着?#26029;病?#21035;的连队战士都?#25285;?#19971;连连长真是个“李大胆”。

导洞打成后,放大炮那天,李群柱特意让炊事班把准备战士会餐用的猪头搬到工地上。用他的?#20843;担?#26118;仑?#23789;?#23665;之祖,为了向昆仑要路,就得先向他献礼。他点燃香烛和香烟,摆上祭品,举起一瓶老白干,洒向了万古不化的昆仑,点?#24613;?#28846;,向着大山肃然鞠躬,默默祈祷。

随后,李群柱指挥战士撤?#35828;?#23433;全位置,随着他一阵清脆的哨音,?#20102;?#21315;年的昆仑山发出一阵阵震颤,爆破成功,战士们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
1984年?#27169;?#38543;着七连所担负的“飞线”段凿开,进场的通道被打开,大部队?#26469;?#36827;入工地,沿线摆开了施工战场。七月的昆仑,骄阳似火,风?#36225;致?#19975;仞的峭壁上刚凿开的简易栈?#32769;?#19968;条银蛇一样,蜿蜒曲折地?#20197;?#23665;崖上,随着开山的炮声一米一米艰难地像昆仑山深处?#30001;臁?/p>

岁月静流,天路苍茫。望着面前苍颜白发的天路老兵们,倾听着他们一个个动人的故事,眼前浮现他们当年青春无畏的脸庞和一幕幕英雄壮举,?#36335;?#22238;到?#22235;?#24180;那月天路老兵筑梦天山的光辉岁月。

踏遍青山人未老,而今迈步新时代。回望那条印刻在每个老兵心中的路,那不只是一条风光绝美的天路,更是老兵们用青春和汗水浇铸的英雄之路、用热血和生命铺就的信念之路。
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驻马店广视网、驻马店融?#20581;?#39547;马店网络问政、掌上驻马店、驻马店头条、驻马店广播电视台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,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,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:http://www.fhpcx.club/showinfo-188-242937-0.html,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。

  • 责任编辑 / 杨盼

  • 审核 / 平筠
  • 终审 / 张凯旋
  • 上一篇:?#36153;?#21021;心--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,8月1日启程!
  • 下一篇:关微信群、少开会……让?#21507;?#24178;部把精力用在解决问题上
  • 疯狂之七怎么玩
    极限二中一平特肖公式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50 腾讯游戏欢乐斗地主 福彩组六奖金 农村信用社的卡能赚钱到中国银行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 青海快3开奖公示 博远棋牌网站最全网站 时时彩历史记录导出 福建11选5开奖时间 真牛牛网站 跑货车帮赚钱吗 下载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海南飞鱼几点开奖 下载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老11选5走势图